小雅所在的庞宅,前身曾是清雍正年间文勤公陈世倌在苏州的行馆,后由庞氏先人庞庆麟在清同治年间购得并修缮。

 
    原有正厅《居思堂》,取“居安思危”之意。


    原花厅内悬有匾题《心迹双清之室》。


    原西楼厅天井面北有砖刻《鹿门栖隐》,“鹿门”就是指庞家,“栖隐”就是隐居于此。


典出:后汉,庞德公释耕于垄上,妻子耘于前。荆州刺史刘表问先生苦于耕作,而不肯官禄,后世何以遗子孙乎?庞公曰:“世人皆遗之以危,今独遗之以安,虽所遗之不同,未为无所遗也。”表叹息而去。后携妻子登鹿门山,遂采药不返。孟浩然的《夜归鹿门山歌》中有"忽至庞公栖隐处,岩扉松径长寂寥"句。所以唐以后有“鹿门高士傲帝王”之说。


门楼中除《安斤自得》外,还有一处题书《温恭集木》,取自《诗经.小雅》“温温恭人,如集于木”。
到庞庆麟倦退时,因同里近苏州城,还在同里珍珠塔北面斥资兴建了《庞氏宗祠》。
近三百年来这所宅子里住过很多有名、有趣、有为的人。当你倚坐旧木花窗前,倘佯碎石小径上,想到这些人时,难免会产生无穷的遐想……

陈世倌
清康熙四十二年(1703)进士,被封为文勤公。曾任文渊阁大学士、太子太傅(即太子的老师)。相传4这所房子早年是他的行馆。因当年是比较受重用的汉人,曾被传言是乾隆皇帝的亲身父亲。在金庸的小说中多有渲染。

庞庆麟
清同治十三年(1874)进士,字小雅,别号屈庐,江苏震泽人。位至刑部主事、户部主事。在清同治年间购得此宅并修缮,此外还购买了苏州鹤园。于光绪21年倦退回归故里。有一女,嫁与吴廷琛元孙吴震元。

庞元启
庞庆麟之子。字葭荪,仅弱冠之年便中举人。娶冯氏,育有三子一女。因患痢疾不治,英年早逝。

金松岑
庞国钧的中表兄。清末民初著名教育家、爱国志士、学者、诗人。曾住于此宅。他最惊世骇俗的举动莫过于将自家的祠堂改成学校,对沿袭几千年的旧制度发起挑战。

赵元任 (1892-1982)
庞元启妻妹之子。著名语言学家、哲学家和作曲家。曾当选为美国语言学学会主席,美国东方学会主席。“赵先生永远不会错”——这是美国语言学界对他充满信赖的一句崇高评语。他年幼时父母双亡,便投奔苏州庞宅他最喜爱的大寄娘(大姨妈)家。

庞国钧
庞元启长子。字蘅裳,丙午优贡,解放后曾任上海市文史馆馆员。曾与吴湖帆、潘博山等人发起组织“正社”书画会。工书法,尤精行楷。他承继了苏州鹤园并加以修葺后,使其成为文人雅集酬唱之地。

庞国錡
庞元启二子。字敦敏。曾任沦陷区北京卫生局局长,北京大学农学院院长。著有《病原细菌学及免疫学简义》 《兽医学大意讲义》等著作。

庞京周(1897~1966)
庞元启三子。原名庞国镐,以字行,因五岁时父亲早亡而立志学医。1921年同济医工专门学校毕业后在上海开业行医。曾任上海同德医学院院长、上海医师公会副主席。1935年奉派赴日本及欧美10余国考察医事教育。1937年任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第一任秘书长,兼任该总会救护委员会副总干事。并在南京筹建首都伤兵医院,任院长。1939年夏,以中国红十字会秘书长身份与该会救护总队总队长、著名医学专家林可胜护送印尼华侨馈赠八路军的药械至延安。同年冬,任陪都(重庆)空袭救济委员会主任。1941年调任滇缅公路卫生处处长。抗日战争胜利后,回沪开业。1956年任职于上海市公费医疗第一门诊部。著有《上海十年来医药鸟瞰》、《中国疟疾史》、《结核病史话》等。

庞曾溎(1917-1996)
庞京周长子。毕业于浙江大学建筑系,北京市崇文区房管局总工程师,曾任北京市崇文区政协委员。他爱好诗文,曾发起并任“嘤鸣诗社”副社长。他撰写的《庞京周医师生平》一文,记载了庞氏家族许多宝贵资料。

庞曾漱(1918-1997)
庞京周长女。毕业于苏州振华女中时,她就立志“做一个在社会上能和男子一样建立事业的好国民。” 1942年浙江大学外国文学系毕业,放弃优裕的物质生活,到陶行知先生办的重庆育才学校任教。解放后从事过妇女工作和中学教育工作,后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青少年研究所。退休后参加了《不列颠百科全书》及《陶行知全集》的编译等工作……她 “捧着一颗心来,不带半根草去。”(陶行知语)的精神感动了身边无数的人。

庞曾濂(1919——)
庞京周次子。1919年生, 1942年毕业于中央大学历史系。1944年进耶鲁大学。1949年庞曾濂进联合国。当时中国人的移民配额,每年只有105名。庞曾濂于1960年函劝正在竞选总统的肯尼迪考虑开放华商的移民配额。因之,1961年获邀参加肯氏的就职典礼。他主持过不少欧洲大型会议的译务。如维也纳的工发会议,罗马的粮农会议。他后来的活动,对初期的中美贸易有过相当贡献,其业绩曾由《美联社》专文报导。庞曾濂还担任过一届旅美中央大学校友会会长,曾为撮合两代校友间的情谊,尽心尽力。